您现在的位置:

片麻岩 >

一个突然出现的神经病女人,差点毁了袁太太的婚姻。

  1

  在一个封闭且独立的心里治疗室,郑梅看着面前的女人,标准的瓜子脸,头发是栗色的波浪,眼睛像是有灵性似的,特别有感染力,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水味。

  郑梅对着她做了个请的动作,“你好,请坐,我很愿意为你提供心理学的帮助,你希望得到那方面的帮助呢?”

  对方看起来很紧张,估计是看着郑梅面部表情柔和,缓缓开了口,“首先我要你答应我,你完全相信我说的都是事实,我再和你继续聊下去。”

  郑梅点了点头,用肯定的口吻说,“我相信你,你可以说一下你遇到了什么困惑呢?”

  女人环顾四周,这十平方米大的空间算是安全,身体向前倾,又靠近了郑梅几分,小声说,“我叫周甜,曾经是一家公司老板的秘书,那个老板喜欢我。

  但我没想到他竟然背着我出gui,在办公室被我撞到,他就开除了我。

  可是最近我觉得他在跟踪我,跟着我上班,下班,买菜,我觉得他是想和我和好,可是他这态度也太暧昧了,不向我表白,也不敢出来见我。

  郑梅听着对方随着说话时,偶尔开心,偶尔苦恼的表情,凭借着专业的知识,判断出他先后出现了“钟情妄想”症,属于精神病性问题。

  “你说老板喜欢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表示呢?比如说送你礼物?邀请你吃饭?”

  郑梅的问题刚问出口,周甜就恼了,“你这是根本不相信我,算了,不想和你说了!”

  接着她起身背包就离开了,郑梅无奈,开工作室一年多,见过不少这种精神性疾病的患者,关键是他们还没有丝毫自知力。

  无暇多想,最近老公住院,她也忙的不可开交。

  2

  老公袁凯是做房地产公司的,前几天几个工人到公司闹事,说老公拖欠工资,可是老公已经把钱转给了他们那边的领导,拖欠工资的应该是他们领导,可是任由袁凯怎么解释都无用,那群人多次闯进公司被保安拦住,没想到那群人竟然蹲守在地下车库,把老公揍了一顿,胳膊都被揍骨折了。

  郑梅建议报警,可老公说那是监控死角,而且报警对公司影响不好,只能吃了这哑巴亏。

  郑梅回家煲了鸡汤,放入保温桶里,带去了医院。一开病房门,郑梅就察觉到了异样,老公住的是独立的vip包间,竟然多了一股女性的香水味而且房内也没有多出探望病人带的果篮之类的东西。

  职业性本能让她不得不多想,老公见她进来,还眯着眼问她带了什么好吃的过来,要饿死了。

  郑梅把鸡汤放桌上,盛出一碗来递给他,问,“患上癫痫病有哪些危害呢今天有人来看你了吗?”

  袁凯先喝了几口鸡汤,回她说,“前几天该来的都来了,就数我媳妇心疼我天天来看我。”

  香水的事郑梅没放在心上,喝完汤陪了老公一会儿就回心理诊所了。

  袁凯在医院待了不到半个月,袁凯就带着自己受伤的胳膊去了公司,说公司里离不开他,刚好郑梅工作室里也接了几位病人忙的很,也就任由着他去了。

  又在一个平常的日子,郑梅又见到了那位女人,她又来找郑梅咨询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叫周甜是吧?很感谢你愿意相信我,再来找我。”

  周甜这次明显气势没有上次那么凶,十指交叉放在桌上,面露为难。

  “我觉得他可能是生我的气了,好几天都没有来找我,可是我都想好了答应他的追求了,他突然不见了我有些难以接受,你是学心理学的,你说怎么才能够让他回心转意,继续爱我呢!”

  郑梅听了这话,真的觉得这个女人心里疾病已经很严重了,需要尽快接受心理治疗。

  “那我们简单的聊聊吧,聊聊你的老板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说起老板来,周甜立马换了衣服表情,“我的老板啊他很优秀,自己创业到上市公司,能力非凡,样貌出众,我们公司谁都喜欢他,都知道他有老婆,依然有人前赴后继的投怀送抱。”

  说起投怀送抱,周甜的情绪再一次的崩溃了,“肯定是他出gui的那个女人说了我什么坏话,不然他怎么会突然不来找我了,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

  周甜拍桌而起,留下一句:“我要去找她算账!”就恼怒地走了。

  她走之后周甜揉了揉眉心,这个女人的病情很容易出事的,出于女人,不免对她的遭遇多了几分同情,她和负责接待的一个同事说,“下次如果她再来找我,别让她排队,先给她安排!”

  晚上回家后,郑梅也还在想周甜这个女人,一是担心她自己的安危,二她心目中的假想敌也很危险。

  袁凯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问她怎么了?

  郑梅拉回思绪,看到袁凯这张帅气的脸,和周甜描述的追求者还挺像的,长相出众,事业有成,郑梅问他,“像你这样的男人在公司会不会有许多人知道你已婚的事情,仍然对你前赴后继的投怀送抱?”

  袁凯嘿嘿一笑,“你老公的魅力你又不是不知道,但是你老公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之前有个秘书对我各种暗示,后来我找了个理由就把她开除了,所以大家及时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也就只能心里想想了,怎么样,你老公我是不是特别厉害?”

  郑梅相信袁凯的为人,六岁男孩突然抽搐怎么回事他是一懂得感恩也有责任心的男人,不会做出那些没有理智的事,郑梅将遇到的那位女病人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

  袁凯摇了摇头,一脸惋惜,“以后不要让她进你的工作室了,她病的不轻,以免危及到你的安全。”

  郑梅特意和师哥说了一下这件事情,师哥觉得以他们现在的能力,根本没法改正这么严重的心理疾病。

  郑梅在担忧中睡去,中间醒了一次,发现袁凯不在身边,本来以为是去厕所了,可是过了一会儿还没见回来,她披了件外套去找袁凯,开门后看到袁凯在客厅里站着,刚想喊他名字。

  黑暗中的袁凯突然说话了,“我警告你最后一次,别再纠缠我,钱一次性我已经给你了,以后别再打电话来烦我。”

  说完袁凯挂断了电话,回头看到郑梅柔声的问她怎么出来了?是不是声音太大吵到她了。

  郑梅问袁凯遇到什么问题了?

  袁凯说,“没事,就是前几天那批人,还找我要钱,我本来已经多给了他们一部分,他们还没完没了了,再这样下午,我就报警。”

  郑梅对袁凯准备报警的行为表示赞成,“对的!一直这样缠着你也不是个事。”

  袁凯安慰郑梅没事,将她抱回了床上,没多久郑梅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3

  接下来的日子里还算安静,袁凯那边的工人没再作乱,适逢婆婆过生日,郑梅让袁凯定好生日蛋糕,等她下班后袁凯过来接她一起去给婆婆过生日。

  接诊完最后一个病人,郑梅就换好了便装,在门口等着袁凯,没想到袁凯没来,她又见到了周甜。

  周甜穿着一件米色的一字肩长裙,看到郑梅还和她打招呼,“在等人?”

  “嗯,你呢?”

  说话间,不远处的袁凯喊了她一声,“郑梅!”

  郑梅准备和周甜说一声,结果周甜用风一样的速度跑了。

  郑梅上车,袁凯还看着倒车镜里周甜的背影,“这是你的病人?”

  郑梅嗯了一声,“她就是我给你说过的那个病人,周甜。”

  “你说她叫周甜?”

  袁凯一副受惊的样子,郑梅嗯了一声,“怎么?你认识?”

  袁凯发动车子,“不……不认识。”

  这吞吞吐吐的的口气,让郑梅不得不多想。

  周甜说的那个老板形象与袁凯吻合,袁凯之前开除过一个女秘书她也知道。

  难道……?

  这里面一定有事情!

<武汉癫痫病治疗好医院p>  郑梅一定要将事情调查清楚。

  4

  事后,郑梅就开始留心起老公的异样来,不留心没啥,一留心竟然发现老公经常半夜偷偷出去打电话,一打就半个多小时,每次聊的话题都离不开钱。

  郑梅去银行查了一下袁凯的个人银行卡,短短不到三个月,他就支出了近五十万。

  更让她震惊的是朋友圈里大家都在转发一段视屏,说一个男人招惹别人家的媳妇,被人家老公揍的骨折进了医院。

  她点开一看,竟然是袁凯被揍的视频。

  郑梅颤抖着拨了袁凯的电话,让他回家来一趟。

  郑梅将视频让袁凯看,袁凯一把夺过手机,“你哪里来的视频?周甜给你的?周甜还和你说了什么?”

  “周甜撞破了你出gui的事实,你就开除了她,而你的情/人不断的问你要钱,你也意识到请神容易送神难,所以就不断地满足她的要求,不断的去给她钱,关键是你们的事被人家老公发现,被揍到骨折,还骗我说什么工人闹事!。”

  袁凯发现自己事情暴露,也就坦白了,“梅,你听我说,我知道我错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是她一步步诱导我犯错误的,等我意识到自己犯错已经晚了,她不断地拿着照片,视频要挟我,问我拿钱,我不给就要去我公司闹事,一步错步步错,她就像噩梦一样缠着我,摆脱不了。”

  说着说着袁凯竟然哭了,郑梅无视她的眼泪,直言对他说,“离婚吧。”

  郑梅在外面定了酒店,工作室一周都没去,袁凯打来的电话都被她无视,铁了心的要和袁凯离婚,可是她看到一起学心理学的师兄发来的微信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5

  一周之后,本市新闻里郑梅看到了周甜因为涉嫌诈/骗被捕,准确的说她不叫周甜,而是叫胡翠。

  她才是袁凯的出gui对象。

  几天前,郑梅想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她跟踪了袁凯,跟着袁凯去了一家咖啡厅,看到袁凯与周甜见面时,十分震惊。

  震惊同时,也没忘拿出手机将他们二人的谈话录下音来,走出咖啡厅,她直接打车去了警局,将录音交给了警察。

  胡翠被抓之后,郑梅去看过她一次。

  胡翠看到她才恍然大悟,“是你报警的?”

  “对的,是我。这段时间我也铁了心是想和袁凯离婚的,可是我之前因为你扮成周甜假装病人时病情严重,我问了一下我师兄,可是我师兄后来给我推荐了一个微信名片,说那是他师姐,之前跟着一个特别有名的导师,经验丰富,并且刚刚开了一家心里咨询室,让我联系那广西哪里的医院能够治好癫痫病个师姐看看这个病人情况该怎么解决,好巧不巧,他推过来的名片刚好是师姐你,胡翠。

  我就特别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冒充周甜,扮演病人来找我,暗示我袁凯出gui,出于什么动机,没有想到你就是袁凯出gui的对象,刚好遇到你狮子大开口,咖啡店勒索袁凯一百万,我就顺手将资料交给警察咯。

  你作为一名出色的心理咨询师,想要开诊所奈何老公财力有限,你就起了歪心思,用心理知识诱惑袁凯出轨,接着你利用照片,敲诈了袁凯近五十万,开了诊所。

  事成之后,你依然不想放过这条大鱼,于是用周甜的身份告诉我事实,想让我和他离婚,你好趁机踹走你严重那无能的老公,和袁凯真正的在一起不,我说的对吗?”

  胡翠冷笑了一声,“呵,对又怎样,你老公出gui是事实,你难道能够容忍?”

  郑梅笑了笑,“不能容忍,我不能容忍他出gui对象是这么失败的你,你对不起心理咨询师这份职业。”

  胡翠因为贪婪丢失了自己的职业操守,也葬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而且入狱不久后老公也和她签了离婚协议。

  至于袁凯嘛,人世间的情仇,不只有灵犀相爱这一种,生而为人,即为情爱所绑。

  郑梅和袁凯都不是婚姻围城里的完美参赛者。

  但没关系,且行且珍惜。

  文:小新烟子

  落言落语:

  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这是马伊琍在面对文章出轨时的态度。那么,面对另一半出轨,是不是只有离婚这一条路呢?落落认为不一定。出轨也分主动型和被动型的,当然不论哪一种,都是不值得被原谅的。如果你在他那里感受不到一点夫妻之爱,或者说你对他早已没了为人妻的那份温暖,带着属于自己的那份东西潇洒离开,不失为明智之举。但如果你们感情不错,只是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的话,那就要看男人的态度和今后的表现,可以给他留校察看的机会。因为,没有谁敢保证离婚后会遇到比他更好更专一更爱自己的男人。

  婚姻这堂课,需要夫妻二人一起学习,不断磨合,共同成长!

  收稿

  精彩推荐

  “睡你男朋友我是有苦衷的”

  每个夜晚 の 23:00

  陪你说晚安

  我在这里等你哟!

  来都来了,点个在看再走吧~~~

© zw.cxudq.com  骇人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