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乎性 >

最后的约会

  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一盏白炽灯明亮的照亮了整个空间,却照不亮他心中的黑暗,午夜的灵魂像是被恶魔一点一点的吞噬,他就像一个任人鱼肉的行尸走肉!

  他常常做一个梦是与蓝有关的

  她穿着那一件象永远都不会脱掉的粉色的棉布的裙子,洗的很旧的白色泛出淡淡的暗黄!

  外面的洗手间水龙头哗哗的流着水,好像在一直下雨,蓝的头发都是被打湿的,水质一滴一滴的从她的发梢上滚落下来,她安静的坐在那里,想一个被从天上发落到人间的天使,孤单,不知所措.

  他说:蓝,我们回家吧,不然到时候回家迟了,你又会被你爸爸狠狠的恶打一顿,他伸手想触摸她的脸颊,却怎么也抓不到,蓝抬着头看着他,像一个乖孩子天真的没有任何的防备,浩,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对吧?

  他静静的看着她手臂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很痛心却无能为力,她就像是一只支离破碎的残缺翅膀的小鸟,但他很坚强,每天都是笑的很开心,开心到眼泪温暖都冰冷 的滑过脸颊,她从来都不会向他说出自己的痛苦!他依然是个的天使

  蓝的手指留下刺眼的红色的鲜血,她无助的把手背到身后,不让他发现,但还是被他敏锐的发觉,他小心翼翼的为她包扎伤口,浩,痛,她轻声的对他说。

  每一次 他都被这样的喘息着在黑暗里惊醒,然后开着灯,呆呆的坐在灯光下静静地等待着黎明的带来

  她好像是一个被揉搓的伤口,在时间里渐渐的溃烂

  他是她在初中二年级的时候,转学到她的班上

  老师说:林浩,向班里的同学介绍一下自己吧!

  十二岁的小男孩,就像是一受伤的小鸟颤颤惊惊的站在那里,双手不停的相互的搓着,孤单而胆小的一声不吭,黑色的长发挡住了他的奔哥脸颊,一直都不肯抬起头

  他的常常为了做生意东奔西跑的居无定所,他也跟着这种居无定所的日子,他转了很多的学校,每一次都要跟同学们打在一起的时候,又要转学了,但他从来都不恨他的爸妈,他很聪明,他的成绩都很好!

  她主动的邀请他跟自己一个座位

  他从书本里拿出一张纸,折了一个像鸟一样的东西,她没有见过

  她说:这是什么?他不语,只是静静的抬着头看着她,阳光下的男孩被照亮,那是她第一次看见他的脸, 惊讶的以为他的眼睛里会有泪水,却发现他只是很潮湿而已,他阳光而帅气

  很快他们就成了好朋友,很好的朋友

  他知道她叫蓝,她知道他叫浩

  他渐渐的发现她是一个很阳光,很善良,像天使一样在阳光下自由的飞翔,没有一点的娇气个世俗

  一次放学的时候他在校园的草堆里看见她,黄昏寂静的只有几只未归的小鸟还在放肆的叫着,她轻轻的哭泣是微弱的像是一只治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物理挥动翅膀的迷失的小鸟

  他站在他的旁边,手足无措,这个阳光而孤独的女孩,坚强而脆弱的心灵

  她说,我可以叫你折纸鹤,很多很多的纸鹤,你可以把它们放到瓶子里,埋在地下,你向他们许愿,它就会实现你的愿望

  她的泪水无声的淹没了他

  他们一个下午晚饭也没有吃,就两个人折了一个下午的纸鹤

  田野空阔寂静,墨色苍茫的天空中,几只赶着回家的小鸟飞过

  远处的农家照亮了灯,他们拿着一瓶子的纸鹤,才赶着回家,在回家的路上,他们为了早点回家,她带他走近路,他们经过一块墓地

  这个小城市的人死后大多数都会把人葬在这里,所以这里会有很多很多的一块块的冰冷的墓碑站在渐渐聚拢过来的夜幕里,他一边走一边唱着歌,还时不时的用手摸着墓碑轻轻的念着那上面的文字,她的粉色的棉布的裙子在墓堆里偏偏起舞,突然让他觉得很恐怖!

  我喜欢这里,这里也许就是我本该的世界!她看着他,眼睛明亮的让他惶恐不安

  她喜欢爬山,她说:我喜欢站在高高山上,我想象着有一天我会从上面跳下去,听着风在耳边呼啸的声音,那时候我就是天使,没有人可以阻挡我,蓝从来都不需要浩照顾她,危险的灌木林,陡峭的坡道,她都兴奋的走在前面,而他紧紧地跟在后面,常常发现她脚上手臂上的触目惊心的血痕和伤口

  每一次下山的时候都会经过那块墓地,她都会要求在哪里玩一会,浩就会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她在墓地里跳来跳去,像一个脱离肉体的灵魂

  有一天,她对他说,她的父母离异,谁都不要她,爸爸没日没夜的喝酒,醉了就会用暴力来发泄他心中的愤怒,这个世界上只有奶奶爱她,浩,等奶奶也不在了,这个世界上我就是一个没有人要的孩子,我就不想回去了,我就住在这里!

  他捂住她的眼睛,不让她再说下去

  她说话向来都是肆无忌惮

  他们家都很和善,她也渐渐的习惯了在他们家吃饭,他的爸妈都很喜欢这个单纯善良活泼又不失天性的女孩,有时她太累了,他就会让她睡在自己的床上,知道奶奶来找她,她都还是睡着的

  浩就会陪着奶奶,把她背回家去

  她轻柔的身体伏在他的背上,均匀的呼吸着空气,脸上微微的笑容,他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她像现在这样的笑容,也许只有她睡觉得是偶才有的,就像她从来不向人提起她的悲哀,散了的长长地头发在风中漂浮,像花瓣一样温柔的拂过他的脸颊

  日子像流水一样的流淌着,快乐像风筝一样飘散在他们的心理

  那一晚,狂风暴雨,好像撒谎那个天在宣泄在心中的不满,注定人间的灾难

  她打电话给他,浩,我想我该到属于我自己的世界里去了

  他挂了电话,顶着大雨奔跑在路上癫疯病可以治好吗,眼里满是恐惧,当他跑到她家的门口,只听到屋里传来焦急的声音,这么晚了,蓝去了哪里呢?

  但他赶到墓地的时候,天上还下着雨,她还是那一件粉色的棉布的裙子在夜色里摇摆,她坐在一个石阶上,手里拿着一瓶装满各种颜色的纸鹤

  抬起头看他的时候,他看到了她眼里的泪光,他突然明白了她内心的孤独和恐慌,她就像一直被狼群追杀的小羊,渐渐的等待着死亡的靠近,泪水与雨水交融

  她静静地看着他,眼里充满了疑惑,浩,为什么有的墓碑上会有两个名字呢?因为他们生前在一起,死后也不想分开

  我们呢?我们死后会不会在一起呢?

  他看着远方,让她开在自己的肩上,他没有想过以后的问题,现在想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在一起,他只能傻傻的笑了笑,当他回过头再看她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脸上又浮现温柔的笑容,那一年,她十五岁

  她十六岁的时候,他离开了小镇,跟着父母去了大城市,在小镇的汽车站,他给了她一瓶五颜六色的纸鹤和一个刻着蓝字的女孩雕像

  我一直想对你说,你永远在我的心里,他说,你会等我来娶你吗?

  她和那瓶纸鹤和雕像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抬起头对他笑了笑

  他把手捂住她的眼睛,不让他看到自己的眼泪,他放下手的时候,手心里是温暖的潮湿

  尘土飞扬,汽车消失在盘旋的公路上

  他总是时不时的就会给她写信,分享他的快乐和忧伤,他说,蓝,我很思念你

  她会的信却很少

  每一次收到他的信,她都会爬到山顶去,含着泪读着,然后撕成碎片让它飘散在空中

  最后一次她给他回信,她说,爸爸越来越变本加厉了,家里所有能值点钱的都被他变卖了,我决定去别的地方,我要自己找钱养活我自己

  他收到了她的信,毅然的回到那个小镇,她没有告诉他去了哪里,那个他思念的女孩不见了,只留下了他对她的记忆,那一年,她十八岁

  时光悄悄地流逝在岁月的痕迹里,他们真的长大了

  他走出宿舍楼,看见前面走过的情侣,他望着天空,想着自己与蓝好久好久都没有联系了,但是自己却每天都有对她的思念,他会忘记我吗?他这样的想着

  站了很久,她在阳光下突然发现自己挣不开眼睛

  那天是玲的生日,玲是一个活泼也很开朗的女孩,他跟浩都是学校里品学兼优的学生,在学校里也成了老师同学称赞的郎才女貌金童玉女,但号心里明白,他一直都是爱着蓝的

  晚上大家决定去酒吧,在酒吧的门口,浩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同样是穿着粉色的棉布的裙子,他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蓝

  浩,她只能叫他的名字

  她告诉他,离开那个小镇后她癫痫病早期症状有哪些就来到这个城市做了这家酒吧的一个驻唱,在谈话间,她在烟盒里抽出一支烟,以一个熟练的姿势放进嘴唇

  我现在自相养活自己,浩

  那你爸呢?

  和我没有关系,她做了一个满是无所谓的表情

  等会等我唱歌吧,也许你不喜欢,但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方式

  那是一家很大的disco酒吧,喧嚣的音乐震耳发溃,苦闷的烟草味令人窒息,他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唱了一首快歌两首慢歌

  他换了一件带吊带的短裙,长发挡住了半边脸,画得挑高的眉,唇膏是发亮的深紫

  她的声音很清亮而优雅,像一匹缓缓撕开的缎子

  唱完她下来,几个混混模样的青年走过去,手搭在她的肩上,他明显的看出她的厌烦,但她却还是笑脸迎逢

  他的心在一点一点的滴血

  出来的时候,他说,为什么你要这样摧残自己,你就不能爱惜自己嘛?

  身体是我自己的,我为什么不能使用它,她点了一支烟

  你能不能去那种地方唱歌了,你可与找点别的工作做的

  我不去那里工作,她笑了笑,难道你养我啊,再说这几年我都是这样工作的,我觉得没什么不好的

  我可以去做家教,翻译....你省省吧,你还是想好怎么也才能养活自己吧,我一瓶香水就可以你一年家教的收入,她打断了他的话

  她说,我一直想给我的灵魂找一条出路,也许路太长,没有归宿,但我只能前行

  那一年,他大学毕业

  他想到一家大公司工作,他不想她去那种地方唱歌,他想给她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

  玲对他说,他跟我们本来就不属于同一个世界的人,所以你们是不可能长久的,校长说希望你可以留校,这里才是属于你的生活世界

  他还是单纯的那么想,去了一家大公司工作,工作很好,工资也很高

  每天他上班,她给他做饭,洗衣,就像一个家庭主妇,晚上他写文稿,她给他煮咖啡,给他揉揉肩,靠在他的肩膀安静的睡着,他们总司相敬如宾,就像主人和客人

  有一天,她对他说,浩,我想出去找一份工作

  我的收入可以维持我们的生活了

  我只想找一份工作,我不想让自己变得,我还是可以一样的做家务

  他沉默,静静地看着她

  你说你能说什么

  她的脸瞬间变得苍白起来,阴森的看着他

  你说有的牺牲都是时时刻刻的提醒我,我有负于你

  但是我不这么认为,也不需要你的提醒

  我的过去与你无关,也不需要你的怜悯和同情

河南癫痫医院哪家治疗好  她一针见血的刺向他的心里,而他除了隐痛却无能为力

  这一次,他真的把自己内心深处的痛与恨统统的发泄出来,他走过去抓起她的头发,像一头发疯的狮子,手掌狠狠的打在她的脸上一遍又一遍,告诉我,你有感觉很痛吗?

  她只是闭上眼,她哭了

  她对着他大声的尖叫,我就是在酒吧唱歌,跳艳舞谋生,我就是无耻下流,你满意了吧?

  她破门而去,消失在夜雾里

  他追了很久,但是还是没有追到

  他走到一个路边摊,要了很多很多的酒,他现在只想把自己灌醉,哪怕就算醉死

  两点的时候,老板说打烊了,他还有些清醒的

  付账的时候,他问老板,如果你十五岁的时候爱上一个女孩,等到三十岁的时候你还会爱他吗?

  老板笑了笑,我没有想过,爱一个女人,最好只爱她一个晚上

  可是我会,我会爱到自己的心发溃,痛彻心扉,最后死去

  他慢慢的走回家,在家门后蓝孤单的卷缩在门口,像一只受伤的狼在舔舐自己的伤口

  他走上前,紧紧地抱着她,好像要把她融化在自己的心里,他粗鲁的吻着她,像一头饥饿的饿狼找到了猎物

  那一晚,他们疯狂的**,享受着人类原始的本性,不知道做了几次,也不知道做了多久

  他神情的看着她美丽的面容,长长几丝地发丝含着嘴里,他捋了捋她的长发,说,蓝,我们以后都不再吵架,我们都好好的生活着,你想找个工作,我答应你,我给你找,好吗,你别再离开我了

  我...我...

  她做了他们经常做的一个动作。她捂住他的眼睛,这是第一次她捂住他的眼睛

  翌日,中午,他睡梦中渐渐的醒来,蓝不见了,她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他的心在一次的崩溃,再一次的痛彻心扉,他想到玲对他说的话,她跟我们根本就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他辞职了,回到那个学校任职,跟玲结了婚,一个孩子,一个美满的家庭

  一天下班回来,他收到一个邮件让他在平静的心突然让他快要窒息

  蓝去了贵州一个乡村做了一个小学教师,有一个孩子,那个校长的告诉他在前不久她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了,她的遗物只有一瓶张曼五颜六色的纸鹤和一个刻着蓝的雕像,她告诉校长在她死后,希望可以让他把孩子接回来,好好地抚养

  他看着窗外的夜幕,抬着头,安安静静的说出:我们生前不能在一起,你去了,但我的心也跟着去了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 zw.cxudq.com  骇人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