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今之乐 >

Black Funeral完整版_故事

  那年,初见

  唢呐吹奏着凄凉的曲调,他的心却好似冰天雪地,寒风肆虐。

  看着灵堂的相片,他面无表情,无喜无悲。

  走了,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的父亲走了,留下孤独的他迷茫的看着世间。

  背上行囊,离开了满是悲伤的小镇,独自仿徨在繁华的大都市,借助社会的救助,他顺利的转学进入市区最大的高中。

  “我是风绪。”帅气的脸上始终挂着阴暗,简单的报了一下名字,走到最后排的位置坐下来,看着窗外双飞的鸟儿,无忧无虑,真好呢。

  平凡的日常,冰冷的心,黑暗的世界,始终原地踏步,不曾前进,不曾看到希望。

  又是周一。

  阳春三月,桃花纷飞,微风带着清淡的幽香,站在桃树下,指尖划过飘落的花瓣,再美,也终将被泥土埋葬!

  “也许,它竭尽所有生命所有时间,所要的也不过是为世间证明它存在的价值呢?”一身清爽的牛仔装,黑色长达随意束起,右偏的刘海随着微风飘扬,明媚的双眸带着淡淡的温柔,抬起手抚平风绪额头上的愁绪“小小年纪,如此悲观,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冰凉的手掌,触动他的心脏,风起时,满天花雨,“你谁?”

  “你是新来的转校生吧?我是你班语文老师,洛雪。”理顺凌乱的秀发,拉住风绪僵硬的手“走吧,要迟到了。”

  洛雪,就是传说中神秘的美女老师?

  果然很美很温柔。

  那一年,我们初见,你的温柔好似桃花一般。

  “呦,转校生,厉害哦,竟然能够牵到我们神秘美女老师的手。”说话的是一个气场很足的女孩,齐腰黑发披散肩头,伸出手“我是班长楚璇。”

  谢谢。

  伸出手握了一下,和洛雪的感觉不一样,楚璇的手很炙热,融化一切包容一切。

  “人这一生,起起落落,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要积极向上,你这样,能让逝者安息?”楚璇坐在他的对面,谆谆劝诱。

  我,看到的只是黑暗!

  低沉无助,更多的是迷茫和怅然。

  “那我就做你的光明灯。”楚璇笑嘻嘻的抚平他眉间皱纹。

  “你还真喜欢管闲事。”风绪抬起头,平淡的笑容让楚璇如此心疼,好像看到了他这么多年的无助挣扎。

  你这样真让人心疼。

  楚璇霸道的将他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口,轻轻的哼着歌谣,轻柔的旋律抚平着他伤口。

  班长……

  淡淡的清香,带着沐浴露的香味,刺激着他冰冷的心脏,好温暖的感觉,就像妈妈的怀抱。

  记忆中的母亲已经是在他三岁的时候,那是母亲最后一抱着他,抱着他在病痛中遗憾而去,他忘不了母亲的温柔而又遗憾的双眸。

  更忘不了母亲那如水一般温柔的怀抱。

  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打湿了楚璇的裙子,失声痛哭的风绪让班上所有人都叹了口气,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了。

  他们知道风绪的事情,知道他悲伤而又痛苦的童年,无奈悲凉的经历。

  风绪的失声痛苦让班上的多愁善感的少女少男也忍不住泪如雨下。

  在这班上,风绪好像找到了归宿。

  平淡的的日常,平凡的人生,有条不絮的前进着,艰难而又迷茫的向前缓缓踏出毫厘之步。

  春夏秋冬无尽的轮回,春去秋来一年缓缓地走过。

  明天就是二年级了,是否还能再见?

  一年来给他最多安慰最多呵护的班长,楚璇。

  带着期待,在空寂的房间睡过一晚,迎着骄阳,走在桃花遍地的道路上。

  老师早。

  老地方,碰见熟悉的人。

  “早,今天要精神不少,有什么开心的是吗?”冰凉的手抚摸着风绪舒展的额头,嘴角勾起迷人的弧度。

  喂!!

  不高兴的娇喝,黑色的身影快速冲了过去,一把将风绪抱在怀里“老师,他是我的。”

  呵呵

  “看到你们这么开心,老师也就放心了,是么,楚璇。”洛雪说话间,有意无意的看着校门口停着的一排豪车。

  哼

  楚璇冷哼一声,脸色有些不自然,拉着风绪的手,头也不回“只要,我还在,风绪就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冲着洛雪歉意一笑,抬起手摸了摸楚璇的脑袋,“今天火气怎么这么大,可是会变丑的。”

  真的?

  楚璇紧张兮兮的拿出镜子,照了照,什么嘛,本小姐天生丽质,怎么会变丑。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会……想我么?”楚璇突然撒开手,转过身对着风绪,脸色淡然。

  风起时,淡淡的忧伤弥漫开来。

  “你所在心之在,这一生都不会忘记你的存在。”一直霸道却温柔如水的楚璇第一次露出这种哀伤的情绪,让风绪恐惧发慌。

  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

  楚璇突然展颜一笑,好像松了口气,拉起风绪的手,向着教学楼奔去。

  思君恋君心向君

  忘我随去

  奈何身不随心

  空任孤心对流云

  ……

  待我离开时,就忘了我吧!一滴泪在花瓣上绽放,那一抹凄凉绝望无人察觉。

  ②血染湖边

  “我们约会吧!”最近的楚璇越来越焦躁,但风绪并不讨厌,虽然担忧,她不愿解释,也毫无办法。

  答应了和她约会,让她很高兴,一天时间都在傻笑,这让风绪觉得很温馨。

  下午临近放学,楚璇爬在桌子上不知道写些什么,时不时坠落的泪珠让风绪心中产生了非常强烈的不祥预感。

  “明天,我们在落仙湖碰面,八点准时见面不要迟到哦。”非常大胆的给了风绪一个激情的湿吻,羞红着脸跑开了。

  额

  风绪呆住了,脑海一片空白,摸了摸还保残留着的唇香以及温柔触感,冰封的心剧烈的跳动,火热蔓延全身,让他心脏包裹的坚冰层层脱落。

  “真是大胆呢。”不知什么时候洛雪靠在教室门口,嘴角挑起一丝让人迷醉的笑容,苍白的脸庞写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好好珍治疗癫痫能治吗惜明天。”洛雪很同情楚璇,也很心疼风绪,明明,明明已经是极限了,为何还不放手。

  哎?

  洛雪的叮嘱让风绪的心一阵猛跳,皱起眉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老师。”

  “她自己不愿意解释,我不会多嘴,只能告诉你,珍惜明天。”洛雪淡淡的说了一声,转身下楼。

  他的天依旧是黑暗,那一抹光明逐渐暗淡。

  七点,风绪就在落仙湖等待,他想第一时间看到她,不想浪费一分一秒。

  坐在时钟下,聆听着滴答滴答的钟声,他的心也急促的跳动,是紧张,是不安,还有忧虑。

  等久了吧?

  甜美的声音让他迅速冷静下来,激动的站起来,紧紧的抱住她的肩膀“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会呢,会一直在一起,一直到永远。”楚璇笑的很开心,风绪一直没有如此表达过情绪,能够听到这声表白,她真的很开心。

  手牵手,漫步在湖边,感受着自然的温馨,倾听着柳絮的祝福。

  一切,都那么的唯美浪漫。

  不觉间,公园人越来越少,湖边也安静了下来,周末出现这样的情况让风绪心脏有些发突,而楚璇的手突然的紧张让他心中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我们走!”

  对于死亡,他很敏锐,他有预感,在这里有人会死!

  还没跑到公园出口,一声枪响让风绪眼瞳微缩,一把将楚璇扑倒在地,抬头看去,楚璇身前不远的石桩上多出了一个弹孔。

  高度正是楚璇的脑袋。

  有人要杀楚璇!

  “小姐快跑!”浑身是血的中年人挡在他们身后,歇斯底里的咆哮“我们青龙会出现了叛徒,boss战败,小姐快跑!”

  嘭!

  又一枪,带起一米多长的血剑,热血带着腥味洒落在风绪的脸上。

  楚璇会死!

  不,绝对不要!

  从他们衣着对话,风绪知道了,楚璇的真实身份,黑道千金!

  慌忙爬起来,将楚璇拉了起来,遁身而逃。

  嘭!!

  这一枪,风绪无从反抗,舍弃自己将楚璇推到一边,一道惯出他的手臂,让他闷哼一声,冷汗不断的流下。

  回过头,看向从树林里走出来的铁面男人,“璇儿,跑,不要回头!”

  他绝对不允许楚璇离他而去。

  公园的枪声已经引起了过路人的注意,警笛声呼啸而至。

  死!

  铁面男人冰冷的声音缓缓想起,抬起枪射向楚璇。

  噗!

  这次是右肩膀,血液瞬间染红雪白的T恤。

  死吧!

  嘭嘭!!

  两声枪响,那个铁面男人和楚璇同时倒在地上,血液瞬间染红石板。

  不!

  风绪呲目欲裂,双目赤红,踉跄的爬到楚璇身边,看着她胸口的红色,双手颤抖的抱起来她的身体,“不,谁来救救她,求求你们了!!”

  心痛已经遮住了身体上的痛楚,哭声撕心裂肺,让赶到的警察垂首顿足,还是晚了一步!

  “绪,不要哭,我,已经,不行了,忘了我吧!”她笑的很美,漂亮的双眸慢慢的暗淡了下去,带着无尽的遗憾缓缓闭上了眼睛,身体彻底软在他的怀中!

  不!!!

  撕心裂肺的咆哮让救护车下来的医生护士忍不住泪如雨下,看着浑身染血的少年,只剩下同情和尊重,这种情侣能够不离不弃挺身挡枪,需要多大魄力和真爱!

  噗!!

  一口血液喷出,他缓缓地爬在怀中永远沉睡的人的怀中。

  “医生,医生,救人,输血!!”警察拼命的撕开人群,让医生护士进去。

  撕开风绪的衣服,两个严重的枪伤,让他们沉默无语,一定要救活你!

  这是他们唯一的想法!

  唔!!

  刚被抬上救护车,风绪犹如回光返照一般做起来“求求你们,能不能保存好璇儿的身体,等我亲手埋葬!”

  说完,没有得到答复便陷入昏迷!

  “我出钱,来保存!”警察和医生同时开口,在他们眼中看到浓郁的震撼!

  一场黑帮之间的火拼,席卷整个中州,人们看到了至死不渝的爱情,看到了世间最悲凉的画面。

  嗟余只影系人间,如何同生不同死?

  醒来已经是一周以后,得知了楚璇的遗体还保存在悼念馆,他死寂的心才微微跳动,撤掉输液器,激动的抓住护士的肩膀,“请带我去,拜托了,请带我去!”

  可是,

  护士有点担忧,三天来什么都没吃,直到现在依旧没吃任何东西,靠着营养液支撑着,身体真的很虚弱,不宜心情大喜大悲。

  噗通!

  风绪一下子跪在地上,“护士姐姐,求求你了!”

  我带你去!

  见风绪如此执着,她的心感动莫名,衣服都没换,也没请假,便扶着他下楼,开着自己的甲壳虫,前往悼念馆。

  ③心殇

  正厅摆放着楚璇的遗体,有不少青年男女前来悼念这位不幸的女子。

  “麻烦都让一让。”护士搀扶着身体虚弱的风绪,艰难的撕开人群,走到水晶棺前。

  一身白裙,胸口点缀的血花,安详的脸上带着幸福和遗憾。

  璇儿!!

  见到永远沉睡的楚璇,风绪再也压制不住崩溃的情绪,跪倒在水晶棺前,明明说好的要一直一直陪在我身边,和我在一起的,都是我,都是我太无力!

  哭声感染情侣们纤细的神经,哭泣让整个大厅气氛有些低沉。

  “逝者已逝,少年人,还是将你爱人早日入土为安吧。”圣职者捧着圣经,劝慰着眼前的少年。

  葬礼有很多不认识的人前来参加,还有一些情侣为其守灵,他们同情而又羡慕这对苦命鸳鸯,想要为其祝福,希望风绪能够走出困境。

  跪在墓碑前,手中抱着楚璇的灵牌,双眸呆滞无神。

  暗淡的天空闷雷滚滚,豆大的雨点随风骤然落下,打在风绪临近崩溃的身上。

  回忆着一年来的温柔,泪水再次流下,泪水猩红刺痛前来给他撑伞的情侣的心。

  别这样了好么,楚璇一定不会让你这个样子,她走了,你这样对得起她?!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即将开始国际癫痫关爱日网络义诊活动>

  洛雪一身黑色西装,胸前一朵白花,撑着黑色的伞,站在风绪的身边,看着憔悴的面庞,心如刀割。

  “老师,我呐,是不是命犯孤星呢?谁待我好就克死谁呢?”绝望清淡,毫无生机的语气让旁人轻而易举的感觉到他死寂的心。

  说什么!!

  洛雪心疼的跪在他身旁,紧紧的抱着他“楚璇明明知道自己会死,却也依旧在临死一刻和你约会,想让你正视现实大步向前,你这样对得起她么?!”

  黑暗的天空,冷寂的心,他不知道自己方向,心中的伤痕让他陷入无尽深渊,无从反抗。

  天放晴,阳光穿过白云,洒在他惨白毫无血色的脸上,无神的双眸看着天空,阳光中她好像看到楚璇温柔的笑脸。

  “这是她留给你的,看看吧。”洛雪拿出一个精致信封,递给风绪,这是她去收拾楚璇遗物时在桌子上找到的。

  信封上,娟秀的字体正是楚璇的亲笔字迹。

  绪亲启璇儿留

  颤抖着手撕开信封,拿出里边被泪渍点缀的信纸。

  “绪,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吧?是不是伤心了呢?我啊,真的真的,从见到你第一眼就爱上了你,想了解你痛苦的过往,想永

  远陪伴在你身边,我知道,我是不可能了,道上的事情我比谁都清楚,父亲受伤,仇敌林立,我已经知道自己可能很快就离开甚至离开人世,但是呐,我真的好想听到你的告白,真真正正的约会一次,好想和你结婚,生一个宝宝一家人平淡的渡过余生,也真的希望一辈子不用使用这封信。

  绪,我真好爱你,真的不想离开。

  我走了,不要伤心,不要哭泣,默默的给我祝福,然后,忘了我!

  嗯,我想我不在了,洛雪老师一定会趁虚而入吧,我知道她对你也是一见钟情,老师人很好,很温柔,所以,请接受老师,忘了我吧!”

  明明爱上了你,却让我忘了你。

  风绪收好信,温柔的看着墓碑“此生,唯你难忘!”

  “老师,我,决定退学。”风绪摇了摇有些发晕的脑袋,他的心只剩下悲伤,学习已经完全没有心思,与其呆在学校混天,还不如在社会闯荡,挣钱养活自己。

  “你要离开中州市么?”洛雪紧张的询问。

  “还不会,至少这一个月我要在家好好养着,我还不能死。”低沉的语气轻轻叙说,风卷起白色纸钱,好似大雪飞扬。

  哎。

  洛雪悠悠的叹息了一口气,看着墓碑,上了一炷香“说起来,我真的不像老师呢,竟然会去爱上自己的学生本来对你挺嫉妒的,但是现在,却完全嫉妒不起来,还有一些负罪感吧,本来应该公平竞争的,你却就这么撒手离去,我啊,会代替你完成你的愿望,不要恨我。”

  远处的风绪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对这前来上香守灵的热心人深深地鞠了一躬,抱走遗像和灵牌。

  洛雪快步跟上去,挽住他的手臂,让他尽可能的挺直脊梁,大步向前。

  家里已经好久没回来了,标准房间设备一应俱全,虽然落了不少的尘土,却意外地整洁。

  “每星期璇儿都会来住两天,给我打扫收拾房间,给我做饭,帮我补习功课,现在,又剩我自己了。”小心的走进房间,将柜子上擦得一尘不染,将相框和灵牌放在上边,“我们,回家了,璇儿。”

  看这风绪的痴情,洛雪的心一阵酸涩,但很快就振作起来,自己有的是时间,应该吧,肯定能够走进他死寂的心中,为其增添一点光晕。

  花费了一个小时,将小小的家打扫了一遍,风绪累的躺在地板上一动也不想动,脸色苍白异常。

  “饭就好了,吃点东西吧,大病初愈,精神又受到了严重打击,不吃点东西可是会垮掉的。”洛雪熬制的红枣莲子羹,补气补血。

  真不好意思,老师,让你这么费心。

  风绪不好意思的爬起来,在水池洗了洗手,将桌子坐垫摆好,习惯性的摆上楚璇的碗筷。

  ④大步向前

  一个月,身体基本恢复,换上一身正式装扮,到人才市场找工作。

  一个月那场风暴已经平息了下去,风绪也已经平淡,过着暗谈无光的生活日常。

  第一次来人才市场,处处碰壁,毕竟,他连高中都没上完,只能算一个初中学历,没有工作经验,没有一门好手艺,让他一天也没有找到适合的工作。

  黯然的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简单的做了点饭填饱肚子,冲了个澡,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稀疏的星光,叹了口气,这一个月全靠着落雪的救济才算熬过,自己再不努力自己就不配做男人。

  嗡嗡

  手机在耳边震动,风绪皱着眉,看了一眼,是洛雪打来的,于是接通“老师。”

  “找到工作了么?”温柔的语调滋润着风绪干裂的心脏。

  呵呵

  苦笑一声,无奈的说道“比我想象的要困难好多倍啊!”

  “你才知道啊,社会水很深,很难混的。”洛雪娇笑一声,在床上打了个滚,“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工资一个月一千五,先干着?”

  唔,可以!

  想了一下,就凭自己一个小白实在很难混下去,便接受了她的帮助。

  “那好,我给你打个电话,待会将地址发给你,回聊。”洛雪挂了电话之后,拨通电话“喂,妈,咱们不是招收服务员吗?我将我学生送过去好不好。”

  哎?

  你问他人怎么样啊?

  “人挺好的,就是身世有点可怜,从小丧母,一年前父亲也离世了,一个月前最爱的女孩也因为黑社会暴乱去世了,多重打击让他失去了上学的念头,所以……”

  “好可怜的孩子,那就让他来吧。”对面慈祥的女音充满同情。

  好类。

  随便唠了一会儿,挂了电话之后,将自家的店地址发给风绪,让他明天就开始上班。

  风绪看了一下地址,距离他出租房间只有两条街,是一家快餐店。

  默默地给洛雪道了声谢,便躺下睡觉。

  第二天一早,风绪按照约定的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来到这家快餐店,温馨快餐店。

  六点准时开店门的紫倩倩看着阳光下站着的少年,楞了一下“孩子,你就是风绪是吧,雪儿昨天给我打过电话了。”

  雪儿?

  风绪楞了一下,仔细看眼前年轻的女人,觉得她们两个长得挺像的,不由自主的说道“您是老师的姐姐么?”

  咯咯

怎样能治好儿童癫痫

  闻言,这紫倩倩顿时笑了起来“我是妈妈(Meiwen.com.cn)哟,你这孩子真会说话!”

  妈妈?!

  老师年龄虽然是大学毕业也二十四五,那眼前的至少四十来岁,看起来还跟二十多岁的姑娘一样,颜值真高。

  “在你找到工作时就一直呆在这里吧,让她爸教你厨艺。”紫倩倩笑着将风绪拉进店里,简单的说了一下规矩,只是让他做服务员,不忙的时候去厨房帮忙。

  这样的工作对于他没有什么难度,也很容易上手,虽然笑容并不开朗,但是别样低迷的气质却并不影响食客的心情。

  这家店不同于其他餐馆,下午三点钟就停止营业,准备好第二天的食材之后,就可以下班。

  “绪,留下一起吃饭吧。”洛雪拉住风绪的手,脸上有些羞涩,她还是第一次在父母面前拉一个男生的手。

  而紫倩倩和洛溪则有点怪异的看着洛雪和风绪,师生之间有这么亲热的么?

  “今天就算了吧,毕竟第一天上班,再麻烦老师多不好意思。”夺回自己的衣角,头也不回的离开,孤寂的背影让洛雪心疼不已。

  雪儿。

  洛溪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给紫倩倩打了一个眼色将洛雪拉回家,坐在客厅,吐出一个烟圈“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孩子。”

  “说实话,你妈这点眼色还是有的。”紫倩倩倒了一杯温茶,轻轻的说到。

  对于如此身世的男生来说,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孩喜欢上他也不难理解。

  是。

  有些紧张的

  低着头,不敢去看自己的父母,但是还是倔强的承认自己的感情。

  “你这是在飞蛾扑火啊。”洛溪掐灭烟,深深的看了一眼洛雪,“这一个月经常不回家,就是去他那里住了吧?”

  没错。

  既然知道了,洛雪也就没在掩饰“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我爱上了他,但是他还是学生,只能默默的关注,陪伴,被班上的楚璇夺走了他伤痕累累的心,现在,楚璇不在了,他也不是学生了,也就谈不上伦理道德,我爱上他,就要追求,哪怕他心里只有她。”

  哎。

  洛溪并没骂自己女儿的意思,只是开口道“你觉得,你能陪他多久,以你自己的身体情况来看。”

  不知道。

  哭着摇了摇头,白净的脸更加雪白,她先天免疫系统不完全,经不起任何病痛,而又患有心肺综合症,她不知道自己能够陪伴他多久。

  “那孩子不错,除了丧失斗志以外。”紫倩倩摸了摸她的脑袋,淡淡的笑到“不管你做什么,妈妈都全力支持,爱情就是趁虚而入,拼命地追求。”

  风绪回到家,给楚璇上了一炷香,坐在地上,低迷的说到“我啊,终于有工作了,虽然钱不多,但是总归能有点存款了,等有足够的钱,我就带着你周游世界,离开这伤心的地方。”

  他的努力,只为逃避现实。

  有了第一份工作,他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上班尽心尽力,努力做到最好,闲暇时跟着洛溪学习料理。

  他本身就会一点厨艺,学习起来也比较轻松,而且他做什么事都用心,学习起来快的超出了洛溪的预期,甚至做出来的味道比他还好。

  “今天天气不错,一起去打篮球如何!”洛溪不知道在打算什么,搂住风绪的肩膀笑嘻嘻的邀请。

  嘛,但是没什么。

  风绪摸了摸鼻子,工作已经四个月,受到这一家人的影响,他自己也变得阳光起来,心上虽然依旧伤痕累累,却也向前踏出了一大步。

  他说的篮球场是自制的篮球架,在河边,清凉的河风让人心情舒畅。

  洛溪虽然四十多岁,打起篮球却毫不含糊,接二连三的投篮让风绪一阵憋屈。

  “老公加油!!”

  “风绪加油!!”

  母女两个加油助威让途经这里的人忍不住停下脚步来看。

  “我宝贝女儿的心都被你偷走了!”洛溪不爽的瞪着风绪,再一次高高跳了起来,嘭的一声,大灌篮完美呈现。

  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四十多岁还能大灌篮,他十七八为什么就不能。

  洛溪的挑衅彻底激发了风绪的斗志,争斗越来越激烈,足足持续了两个小时,两个人都累的倒在草地上,大口的喘气。

  “这不是也能行嘛,你啊,就应该这样!”洛溪哈哈一笑站起来将风绪拉起来,一拳打在他肩膀上,“男人,最不应该失去斗志,失去斗志会伤害所有爱你人的心!”

  “我知道,大叔!”第一次看到明媚的阳光,才觉得世间不止黑暗冰冷。

  ⑤死寂的心

  九月,天微凉,工作已经有六个月了,学走了洛溪一身厨艺,学走了紫倩倩待客技巧,手上也有两万块钱的存款。

  “干嘛要辞职,在这里不是好好的嘛。”洛雪很不高兴的抱着风绪的腰。

  “男人就应该这样,我支持你!”洛溪抽着烟,拍了拍风绪的肩膀“钱够么?”

  “够了,失败了,会再次回来呢。”风绪点了点头,拍了拍洛雪的肩膀“等我一段时间,我们就结婚吧。”

  人不能停滞不前,却也不能忘记过去。

  “喂喂,我怎么可能将我女儿交给你这个小鬼。”洛溪一脚揣在他的屁股上,“没有资本,我是不会将女儿给你的。”

  老公。

  紫倩倩狠狠地扭住他的耳朵,笑眯眯的对着风绪说“你们好好聊,我和你大叔去忙了。”

  “什么时候结婚。”洛雪很期待,也很紧张。

  “要不了多久吧。”风绪抚摸着她柔顺的秀发,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很快呢。”

  很快,究竟有多快呢?

  这只是一个让人期待的的时间。

  他只有那么多存款,不能大幅度的拼搏投入,所以他就租下简易房车,在闹市卖餐点。

  小投资,大回报,收入还相当不错。

  这一干,就是两个春秋轮回,这一年,他二十岁。

  生日当天,洛雪羞红着脸带着幸福的神色,依靠在风绪的怀中,“绪,我们,结婚吧,宝宝等不下了。”

  宝宝?!

  风绪由若雷击,他们很年轻,却是会把持不住,但是他却不知道洛雪会怀孕。

  “多,多久了。”向来不抽烟的他,颤抖着手点燃一根烟,可能想着对孕妇不好,就扔进水池,深着口气问道。

  “已经三个月了哪里的医院治癫痫病比较好?。”洛雪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靠在风绪的怀中,“如果不行,可以再等等。”

  不!

  他知道洛雪一直期待着这场婚礼,而他自己也知道不能再等了,他觉得在等下去,将会是洛雪终身的遗憾。

  “现在,我们就去大叔那里。”风绪换上一身正装,站在楚璇的灵牌前“璇儿,看见了么,雪儿有了我的孩子,你可以安心了呢,我啊,始终让你担心,现在终于成长了!”

  夜里,风绪两个人紧张的来到洛溪那里。

  “臭小子,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洛溪显然早就知道洛雪怀孕的事情,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敲了敲风绪的脑袋。

  嘿嘿

  “岳父,请务必将雪儿交给我!”风绪深深地鞠了一躬。

  “不交给你能行么?”

  洛溪不爽的哼了一声,叹了口气,“钱够么!”

  够了!

  这次是自信!

  两年来他挣得钱已经破了五位数,结婚并生活一段时间,是足够了。

  婚礼定在这个月的婚礼日,婚礼很简单,却让洛雪很高兴,很幸福,并且留(MEIWEN.COM.CN)下了婚礼结婚录像。

  “终于真正的在一起了呢。”两个人一起去祭拜了楚璇之后,回到温馨的小家。

  风绪关闭了自己得意的简易厨房车,整天陪在洛雪身边,给她最好的安慰,最好的营养。

  有时候,洛溪夫妇也会跑过来帮忙,让风绪轻松了不少,用心的学习怎么照顾孕妇。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洛雪的肚子越来越大,而她的身体也越来越差,最后不得不住进医院的特护病房。

  痛苦的坐在医院的走廊里,拿着病例,泪水喷涌而出。

  “你夫人,先天免疫不足,而且心肺也不是很好,说实话,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易了。”医生的话一直在他耳边回荡。

  “其实,雪儿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用那样的身体去孕育一个生命本身就是不可

  能的事情,但是她坚持下来了。”看着雪儿熟睡的脸庞,洛溪坐在风绪的身边“明天,就是分娩的时刻,做好心理准备吧。”

  我,又看到了无尽的黑暗!

  夜里,洛雪再次被病痛折磨,惨然的面庞温柔的看着风绪“绪,能够结婚,真的太好了,能够给你生下一个孩子,真的太好了。”

  “所以,绪,别再哭了,天堂有璇儿在等着,我还得赔罪呢。”

  别再说了,真的,别再说了。

  风绪像个孩子一样爬在床边哭泣,让护士医生黯然落泪。

  医生现在还在想着洛雪的话。

  “医生,我是不行了,请你一定要救回我的孩子,绪,太可怜了,从小失去母亲,三年前失去父亲,两年前失去最爱的女孩,现在又要失去我,所以,孩子一定要留下。”

  “不能让他彻底绝望!”

  “别再说了,我是医生,我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你们母子任何一个离开!”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洛雪的身体实在太差了,一旦生育,必将元气大损,必死无疑。

  他真的很同情,眼前哭泣的男人。

  半夜,洛雪被紧急推往手术室,一个小时后,红灯熄灭。

  医生看着育婴箱中哭闹的婴儿,鼻子一酸,跪在手术台前痛哭流涕“抱歉,夫人,我真的尽力了,真的尽力了,却依旧没有留住你的生命。”

  “医生……”助手护士眼睛通红,将婴儿包裹好,放在病床上,然后将洛雪抬了上去,打开手术室的房门,推了出去。

  “风先生,是个女孩,但是……”

  “没能留住夫人的生命!”医生紧握着拳头,他想过了,这是他医生的责任,(MEIWEN.COM.CN)不管风绪对他如何打骂,都不会任何反抗。

  谢谢。

  风绪死寂的双眸看着安详幸福没有遗憾的洛雪,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葬礼如同狂风过境,迅速完成,家里又多了一张相片,一个灵牌,

  “风语,就是宝宝的名字。”风绪抱着宝宝站在洛溪的夫妇的身前“请你们帮我照看一段时间。”

  死寂,毫无生机。

  ⑥泡影之夏

  两个,恢复了状态,并学会了怎样养育婴儿,风绪便将风语接了回去。

  婴儿,很有活力,整天都显的很快乐。

  风绪带着风语或者简单普通的生活,转眼间,就是五年,风语也已经五岁。

  哄睡了风语之后,风绪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凌乱的胡茬,混浊的双眸带着一点暗淡的光辉。

  “传说,九星成线,坠仙崖诚心祈祷,便会实现你一个愿望。”

  镜中的自己嘴型微动,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幻觉么?

  九星成线?!

  风绪看着窗外,九星确实快要连成一条线,指引着坠仙崖。

  爸爸去去就来。

  轻手轻脚的走下楼,骑着摩托车飞驰到坠仙崖的断崖之上,看着天空九星连线,撒下璀璨的光辉,风绪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沐浴着光辉,虔诚的祈祷。

  “我希望,女儿安康,洛雪和楚璇健康归来。”

  愿望达成!

  天地间星河逆转,时空倒流,一切都在改变,一切都在大步向前。

  “你要付出足够的代价,你的……”

  好!

  光影不知道说些什么,风绪直接点头答应。

  坠仙崖,九星散去,风绪看着眼前的人,痛哭流涕。

  “绪,我们回来了。”

  啊,回来就足够了!

  风绪灿烂一笑,身体慢慢的化成泡影,消失在天地间,只剩下他最后一缕声音“再见到你们,我真的好开心。”

  绪!

  楚璇和洛雪跪倒在地,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呢!

  良久,洛雪站起来,看着眼前的女人“抱歉,抢走了应该属于你的地位。”

  “我们,不都一样么?”楚璇温柔的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腹部,“说起来,最先怀孕的是我呢,所以,我们一起来养育属于我们的回忆,等待在,在天堂的相会!”

  是哪!

  两个女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回忆着,最初见面的那年!

© zw.cxudq.com  骇人游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